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天乐棋牌 >> 文化星空 >> 正文

连载:《好山好水好地方》之浑河养育的土地(佟达)

来源:365棋牌 2019/2/11 14:04:56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在抚顺地图上,沿着浑河北岸河北乡向北望去,于层峦叠翠的最深处,“千亩梨园观赏区”的标记赫然在目。这里就是每年春天的梨花节和金秋采摘节的节日景区。然而,在我们前往踏青赏花和享受采摘的时候,可曾注意到从这里蜿蜒向南流向浑河汇入浑河的一条河,它的名字叫做——黄旗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水画卷

一、锡伯长歌

  在抚顺地图上,沿着浑河北岸河北乡向北望去,于层峦叠翠的最深处,“千亩梨园观赏区”的标记赫然在目。这里就是每年春天的梨花节和金秋采摘节的节日景区。然而,在我们前往踏青赏花和享受采摘的时候,可曾注意到从这里蜿蜒向南流向浑河汇入浑河的一条河,它的名字叫做——黄旗河。

? ? ? ? 还有,沿着黄旗河向北上溯,沿河地带直到“千亩梨园观赏区”,从南到北是一连串有着黄旗字样以及同黄旗有关的村庄,小黄旗——中黄旗营子——黄旗村——房身村 (镶黄旗锡伯族聚居的村落)——四家子村 (镶黄旗锡伯族聚居的村落)——“千亩梨园观赏区”。

  一个疑问自然摆在面前,黄旗不是努尔哈赤创建的八旗之一吗?按照历史文化的分区,在明朝这里是明朝抚顺城的地界儿,怎会有黄旗村庄的出现?黄旗不是应该出现在新宾、清原等属于满族故里的地方吗?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在清朝抚顺城的时候,八旗有了说了算的权力,抚顺城的地界儿才会出现与八旗有关的村庄。——猜对了一半。清代来到这里的确是镶黄旗的旗人,但他们不是满族,而是镶黄旗里的锡伯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锡伯人 ?(摄影:曾亭)

  四家村子锡伯族后裔何春林的祖先为锡伯族,原姓‘虎尔哈氏’,隶属满洲八旗镶黄旗,在新宾老城当差。雍正六年被朝廷调遣来到抚顺,先是安置在浑河北岸前甸镇的二道房身,以后有四户锡伯人家迁移到适宜渔猎的鹰落山以北地势平坦的山谷间安家落了户,这就是四家子村的由来。所谓适宜渔猎的鹰落山以北的山谷就是现在“千亩梨园观赏区”。由此可见,四家子村的名字虽没有出现与黄旗有关的印记,但四家子村确实由四家镶黄旗的锡伯族旗人最初开基。

  黄旗村锡伯族何中伦家谱记载:“乾隆八年从齐齐哈尔迁至鹰落山(前黄旗)落户。”据老人讲:他家的先人在抚顺当差,属正黄旗,由此村子名为黄旗营子,随着时代的变迁,又称黄旗,这就是今日黄旗村名的由来。

  《抚顺县志略》简略记载:“雍正年间,由哈尔巴台拨来锡伯兵二十名”。但没有详细记录具体在何年调拨20名锡伯兵来抚顺,又安置在何处。

  其实,调动锡伯兵来抚顺的背景是清朝一次重大行动的历史,这个行动就是将锡伯族南迁。

  本节既然名为锡伯长歌,那就说来话长了。我们从1593年那次著名的努尔哈赤与九部联军的大战说起吧。

  1593年,海西女真叶赫部纠集哈达、乌拉、辉发、朱舍里、呐殷、蒙古科尔沁、锡伯、卦尔察等九部共3万人马进攻已经成为建州女真老大的努尔哈赤,此战九部联军被努尔哈赤打败。这其中的锡伯、卦尔察两部是隶属于蒙古科尔沁部而被科尔沁驱使前来参战的。战败以后,蒙古科尔沁部归附努尔哈赤,隶属于科尔沁部的锡伯族随着归附被编入满洲八旗。

  康熙年间,沙俄染指黑龙江地区,为加强东北防务,清朝把锡伯族从蒙古科尔沁的控制下赎买出来,脱离科尔沁而直属于朝廷,被编入上三旗 (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然后派驻齐齐哈尔等东北要地守备边防。1699年康熙调遣锡伯族南下迁入沈阳盛京地区,这就是锡伯族历史上的大事件——南迁。南迁的原因是清朝夺取全国以后八旗军马调往全国各地驻防,留守沈阳盛京的已多是老弱病残之兵。

? ? ? ? 为改变防务空虚的状况,便调遣长期远离都市而在边远之地驻守保持着野性战斗力的锡伯族人丁到沈阳,从而改变驻军战力羸弱的问题。这就是抚顺出现锡伯族的历史原因。河北乡四家子等村锡伯族的先人首先南迁到新宾赫图阿拉城,以后奉命又到了沈阳盛京。而后为了安置锡伯族驻军的生活问题,到了雍正年间就出现了《抚顺县志略》记载的调拨20名锡伯兵来抚顺的事情。当然,随着20名锡伯兵来的还有他们的妻儿老小。

  20个锡伯兵和他们的家小是否在鹰落山地区生息繁衍,没有进一步的详细记录。但前述四家子村何春林的祖先恰是雍正六年调来抚顺迁入鹰落山下,这与文献记载的雍正年间调入20名锡伯兵的记载一致。那么雍正年间调入的20名锡伯族兵丁大约都是安置在黄旗河畔。于是有了黄旗的村庄与黄旗河。随着朝廷南迁锡伯族的决策,鹰落山一带出现了隶属黄旗的锡伯族村庄,自然就在后来出现了由现代锡伯族开垦栽种的千亩梨园。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身村锡伯族少女(摄影:赵 耀)

  南迁以后的锡伯族在清朝乾隆年间又经历了一次大事件——西迁。

  乾隆的时代,在平定新疆阿睦尔撒纳和大小和卓的叛乱之后,人烟稀少地远难守加上沙俄向东扩张觊觎新疆,清朝便决定调遣锡伯族进入新疆守卫边疆。于是,1764年锡伯兵1000名并家眷3275人合共4295人启程奔赴新疆。这些锡伯族就此拜别家庙,离开沈阳那天,“诸军齐会西门外,亲戚送别男女啼哭惨不忍闻,俄而三声炮响,哭声顿止”(转引自李云霞博士著《中国锡伯族》)。一朝离去,生离死别。一年又三个月,行程两万多里,准时到达朝廷指定的位置。于是新疆有了今天伊犁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聚居的民族区,从此与留在东北的锡伯族父母和兄弟姐妹远隔万里东西相望天各一方。这是比死别更难忍受更加痛苦的活活生离!他们出发的日子——农历四月十八日,即拜别家庙与亲友的日子,被定为锡伯族的西迁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制图:安 吉)

  壮哉!锡伯族的西迁壮举,这是一个伟大民族“受命于祖国危难之时”,“ 以民族的牺牲来见证自己对于国家的忠诚(转引李云霞著作)”。中国有两个两万多里的长征,一个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和锡伯族西迁保家卫国的两万多里的西迁长征。无论北上还是西迁,都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安危的爱国壮举。中国有56个少数民族,还没有哪个少数民族有过这样的长征。每年的西迁节——全体锡伯族爱国的节日,也是黄旗河沿岸的锡伯族村庄年年的庆典。

  在锡伯族西迁新疆屯垦戍边的浩荡队伍中,就有四家子村的锡伯族先辈随军出征。戍边在天山脚下伊犁河畔的锡伯人一族中,从此就有了辽东四家子村先人的血脉,他们在那里扎根世代繁衍生息,为清代锡伯族军民西迁伊犁地区、200年间英勇抗击外国侵略、平定疆内叛乱立下汗马功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锡伯族射手(摄影:增 亭)

  为什么清朝总是用南迁、西迁来调动锡伯族,盖因这个民族有着坚忍不拔勇猛无敌的意志和高超的战斗技能,锡伯族都是好战士好猎手。单说射箭就是锡伯族祖辈相传的本领。锡伯族都是好箭手,在他们民族的血脉中拥有善射的基因。迄今我国体育射箭的领域不乏锡伯族的身影。 《魏书》就曾经记载锡伯人的先民以“射猎为业”。 锡伯人至今还有生下一个小男孩,这家锡伯人就要在喜利妈妈(用结绳记事的方式记录的家谱,又叫子孙妈妈)上挂一支小弓箭,象征这是个会射箭的孩子。

  然而,为神箭手树碑立传的事情前无古人,而在鹰落山地区的房身村却有这样一个锡伯族神箭射手的纪念碑。

  一九八三年九月,黑龙江锡伯族学者乌扎拉克尧来到抚顺参加东北民族源流学术讨论会,与会期间在房身村发现了这个锡伯族的石碑。根据乌扎拉克尧的研究,一个锡伯族的英雄人物展现在我们面前。

  碑阳额首和碑阴额首分别刻有大字:“望与山俱”和“功铭汗马”。“望与山俱” 是说象雄鹰一样勇敢的锡伯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将世世代代在这里与鹰落山同在。如前所述,早在二百多年以前,这里还是野兽出没,荒无人烟的地方。当锡伯人迁移到这里定居的时候,锡伯人便把这座无名的山起名叫“鹰落山”。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摄影:增 亭)

  房身村的锡伯石碑记载了一名锡伯族神箭手的事迹。这个神箭手的名字叫胡音,是镶蓝旗的一名锡伯人。胡音“幼娴武略”,箭法很高超。曾参加了甘肃与陕西的战斗。他去过四川湖北,有时就枕着弓箭睡觉,他到过辽阳,特别是在“瓜石桥”战斗中奋勇争先,以孤身一人对付六十个敌人,射杀“敌八人”。由于他的功劳,得到了四十余两银子的奖赏。胡音“凭弓矢之精”,被“选作骁骑”,担任了沈阳努尔哈赤福陵的守陵护卫。

  清代的时候,“骁骑”在满洲八旗军中被称为精锐,能当上一名“骁骑”,没有准确的射箭本领是根本不能入选的。福陵是努尔哈赤的葬地,是清朝至高无上的皇陵重地。这样要害的地方,把一名锡伯人派去担任守卫,若是箭法不精,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石碑记录了锡伯人的射箭武功。锡伯人善射的本领是在世代相沿的悠久岁月中形成的。

  世世代代以来,锡伯族中曾经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神箭手,但是在石碑上留下记载,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第二例。抚顺锡伯族人,为这样箭法非凡的人物树立“功铭汗马”碑,是很空前绝后的。

  已经融入八旗的锡伯人的后代在鹰落山生息至今已近三百年,他们就像抛洒珍珠一样在鹰落山山麓的黄旗河上留下了一长串锡伯的村庄。而黄旗河好像就是一条长长地以结绳记事的方式展开的子孙繁衍的喜利妈妈(又叫做子孙妈妈),这一连串的村庄就是喜利妈妈上悬挂的那些小弓箭。在锡伯人没来之前,这里的一山一水都没有名字。锡伯人来了,从此山叫做鹰落山,河叫做黄旗河。长长的黄旗河,就是抚顺锡伯族一首悠长的歌。

锡伯族的喜利妈妈



分享到:

365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