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天乐棋牌 >> 琥珀文苑 >> 正文

郭秀江:那时的孩子 那时的雪

来源:365棋牌 2019/2/19 9:57:37  作者:郭秀江 编辑:M  
[导读]:北国的冬天不能没有雪,那里原本是雪的故乡。可近年来雪却像个浪迹天涯的游子,四处飘泊,偶尔在故乡露面,也是来去匆匆。缺少了雪的光顾,北国的冬季格外寂寥,接下来的春天也将格外干渴。



??北国的冬天不能没有雪,那里原本是雪的故乡。可近年来雪却像个浪迹天涯的游子,四处飘泊,偶尔在故乡露面,也是来去匆匆。缺少了雪的光顾,北国的冬季格外寂寥,接下来的春天也将格外干渴。对雪的期盼成了冬天里的心事,于是,留在童年记忆中的柔曼而敦厚的雪,就更令人怀想。

??下雪时,天虽阴着,却不似下雨时的阴云密布甚至雷鸣电闪,多是平平和和的。纷纷扬扬的雪花弥漫了整个天宇,又轻轻柔柔地铺撒下来。于是,大地上高高低低的起伏都被同一张白絮遮覆了。雪愈大,那些高低起伏的轮廓线愈模糊,眼中的世界也愈温柔。落叶树的枝条上,结出了大大小小的棉桃,不再显得瘦骨嶙峋。针形叶的松树上,披上了白色的树冠,与苍绿色相映衬着。悬在半空中的电线成了一道道雪线。挂在房檐下的红辣椒串,也被雪花洇染得朦朦胧胧。雪花落在脸上,柔柔地,微凉。脚踏在雪地上,软软地,稍涩,摔上一跤都不疼。雪地成了孩子们的乐土,在上面尽情地撒欢打闹的男孩子,不再担心弄脏衣服被母亲责怪,围着雪人忙前忙后的多是女孩子,装饰雪人是她们的强项。那时的孩子快乐真多,雪又把他们的冬天调得有滋有味。

??听老师说雪花是六角星,就想印证一下。在雪中解下头上的彩色围巾,衬着落上的雪花,仔细看去果然是六角星,而且玲珑剔透的。用姐姐的办法,试着用自来水笔尖去沾雪花,兰色的墨水从六角星的中心顺着冰晶的骨架迅速地浸润到周边,再把这片染色的雪花放到白纸上,白纸就留下了颗兰色的六角星。眼前这莽莽雪原竟然是由这精致小巧的冰晶铺就,大自然的富足和慷慨就这样印在一颗小小的童心里。

??有许多个清晨,推开门来,空气冷冽而清新,霞光映着满目的新雪,该是昨夜落下的吧!上学路上,专爱踏在没有足迹的新雪上。这雪不滑,踏上嘎吱嘎吱的。雪虽没过了脚面,却不湿鞋。回过头去,是自己长长的一串足迹。

??一次到校尚早,铺着一层厚厚的白地毯一般的操场上,竟没有一个足迹,仿佛处子般的圣洁。几个小女生蹑手蹑脚地走上去,有谁说:这像妈妈絮的棉絮。望望四周空寂无人,大家便决定躺下试试。转了九十度的视野里,只有一派蔚蓝,空阔高远得叫人有些陌生。身下的操场一下子大了起来,天地间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自己。背后软软的雪毡竟托住了身体,没有陷下去。当大家背上沾着雪粉爬起来后,看着彼此留在雪地上的轮廓,都禁不住乐开了,操场上像是落下了几只快活的小麻雀。

??那时的雪真多,一入冬来,便一场接着一场,山山岭岭,房屋平畴,尽着银装,一着就是一个冬天。

??几年前的深秋去云南丽江,曾在郊外眺望玉龙雪山。落在望远镜视窗里的雪山峰顶,银装已裹不住山体,白中参差着黑色的山岩,有些衣衫褴褛的意味。比起童年时门前那道山岭上的冬装,后者竟要富丽得多。

??那时的每个冬天,雪都是那么自自然然地落着,孩子们也高高兴兴地接待着,不曾想过雪还会带来什么灾害。但近年不时听到雪闯祸的信息,去年竟然为害南方六省,坏了南北交通的大动脉。难道,这雪改了性情了吗?曾经给那时的孩子带来无限欢欣的冬雪,还能快乐今天的孩子吗?(写于2008年12月1日)
分享到:

365棋牌